是天真

产量低下文笔幼稚的某垃圾写手
沉迷死出无法自拔
最近文力消失低产期
目标是用玻璃渣填满贝加尔湖x

从那件事情已经过去了半年

要说有什么不同之处的话,那就是信浓的桌子上摆着一束花,阿藤春树的桌子上放着与柳、仓知、相场、花莲的合照,以及阿藤春树不知为何每周都会买一盒甜甜圈站在窗台边一边吃一边跟某个不存在的人讲话而已

我不要脸的占tag存个脑洞[喂]

架空世界线coe全员都进了同一所学校,一所名叫“至高天”的初中,而且都在同一个班

大家都有超能力但是一直对外界都隐藏的很好所以班上的大家都不知道彼此有超能力这件事[我在说什么]然后展开的爆笑生活

原作中没有能力的就是老师[?]

私心一下t企鹅和初鸟主副班主任设定

欢迎大家拿这个梗去玩我就坐等吃粮[不不不]

矶井晴己一直是个很乖的孩子

无论是被父亲要求独自回到房间,还是被母亲要求躺上实验台都是一如既往的沉默着执行父母的意愿

男孩瘦弱的肩膀甚至挂不住同龄人的一件衬衣,从宽松的袖口里伸出来的小手难以想象的纤细,他脆弱的仿佛下一秒就会像凛冬中微不足道的一片雪花落在手心转瞬就融化蒸发一样

原田实也应该不是没有担心过他,但他自己也不明白自己究竟是恨着自己的孩子还是恨着自己的妻子,也许在他还年轻时总会看见那孩子孤独地坐在窗边,午后的阳光轻轻擦过他的侧脸,那是男孩身上也许难得还有几分肉的地方,但要称作婴儿肥就远远不足了,那样苍白的皮肤也不曾与其他孩子一样在明媚的阳光下沐浴过,而那缺少血色的薄唇也不曾像其他孩子一般扬起...

[死出]屋檐下②

*死出与敌联合同居日常
*英雄与敌联合和平时期
*ooc属于我美好属于死出
*大家嚎我回来填坑辣

死柄木坐在他和绿谷出久一起在家具店里挑选的白色餐桌上单手敲着平板吃完了早餐,黑雾擦完了盘子下楼继续营业小酒吧,荼毘正拖着渡我被身子的领子向门口走去

“我们出发啦——”

渡我被荼毘拖向门口,笑出两颗小虎牙,故意拖长了尾音同时用褐色小皮鞋的后跟摩擦着地面减缓了拖行的速度,然后被荼毘毫不留情的用空着的另一只手敲了个爆栗

“闭嘴臭小鬼,你已经迟到了”

“荼荼好——凶——哦——”

死柄木弔靠在椅背上听着荼毘和渡我被身子的脚步声慢慢远去,空荡的房间弥漫起略带凉意的清冷气息,他端起仍然冒着热气的加奶咖啡抿...

[死出]春初

冬去,春来

断断续续又连绵不绝的雨,化成丝缕降落到人
间,融去了寒冬里万里江山的雪

于是人间就又过去一年

绿谷出久和死柄木弔的故事仍旧没有结束,他们
十指相扣步入如画卷铺展开的世界,又化为一道道色彩渲染在里面,一年又一年

也许他们还会经历如何的苦痛,如何的快乐,但春天的雨依旧会从云端落下,会融去寒冬积雪,融去人间喜怒哀乐,融去对立面的两人,融去一切,然后化为透明的涟漪又奔向不息的忘川,直到有人再次取回被融去的记忆,又一次从云端落到人间,被细密连绵的春雨融去,轮回百转终究不息

他会和他一直在一起,因为他们彼此相爱

他们会走过一场场战斗,走过一次次成长,在合适的时间,合适的地点,遇到彼此,...

我的邻居,青赫千岛先生,今天结婚了

他的恋人据说是一位艺术家,一头及肩金发在白炽灯下格外耀眼

千岛先生难得盘起了他那柔顺却黯淡无光的奶白金色及腰长发,微微透明的洁白头纱披在他的头顶,层层叠叠地从后腰往下蔓延而去,像雪白的浪花落在他纤瘦的脊背,落在后腰,落在裙摆上

他的面容精致美好,恰到好处的苍白。身上的婚纱由新郎亲自挑选,尺寸恰到好处,露出他的锁骨与白皙圆润的肩。层层叠叠镶着荷叶边的纯白裙摆,甚至头顶的那朵带着露水的白色玫瑰,无一不是精心安排过的

现在无论是谁,在看见千岛先生的第一眼都会认为他是位过于清秀的女子了吧

千岛先生本就拥有着一张美丽的脸庞,长长的睫毛,恰到好处的精致就像清晨...

[死出]无名伪更(第二回x)

*设定是隐居的敌联合头目弔与无个性国中生出久的地下恋情[?]
*ooc有,文笔幼稚但美好属于死出
*只是单纯想看护妻的弔哥
*黑雾麻麻今天也在努力寻找离家出走跑去恋爱的头目少爷
*顺带一提新坑正在努力填……!已经六千多字了但是还剩三分之二,我会尽早填完的!

“喂——无个性,去给我买瓶饮料来”

那个将头发染成金黄的少年发动个性,伸长的手臂抓住了绿谷出久的后领把他勒倒在地

绿谷出久死死抓住自己的领子用力前扯才没有窒息,眼角的生理盐水滑下通红的脸颊和被勒出一条红痕的白皙脖颈

“哈哈哈,别这样啊”“有什么好担心的,无个性而已”“别这么说,至少人家也很努力嘛”“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耳边的嘲笑愈...

[死出]贼船与死出(并不是死出贼船)

日本的冬天也很快就降临了
我把围巾向上扯了扯,对着橱窗里那一大袋的暖宝宝神游
“话说回来,贼船的暖宝宝也快用完了,再买点回去好了”
我捏了捏鼓鼓的钱包,眼神却被橱窗里正在播放的电视吸引
22号了,还有两天就要到圣诞节了,贼船里最近没有任务的大家早就从各种地方翻出自己的私房钱凑钱买了一颗圣诞树回来
是的,一颗,松树。
是只有十年树龄的松树,放在公寓里刚好能塞下
“……据警方传来的最新情报,敌联合首领死柄木弔已经脱离警方的追捕……请各位出门在外多加注意安全”
一个有着绿色卷发的少年从橱窗前走过,手里拎着一大袋东西,他好像正在打电话
“我马上就要到啦,你下来接我吗……嗯,礼物也买好了哦……什么啦,都这么大了不要撒娇啦...

[死出]他与他,为敌之前

好吵

“喂喂,开玩笑的吧,真的啊?”“哈?本来就没有骗人的机会吧喂”“反正他本来就是那个啊”“那个?”“哈哈哈,你不知道吗”

他们的面容在灯光下扭曲,可憎的笑容如同包裹在恶意的火焰之中一样灼烧着绿谷出久的心脏

“deku他啊,是无个性呢”
最亲近熟悉之人的话语,犹如只只利箭刺穿绿谷出久的心脏,鲜血淋漓

“哈哈哈哈”“哈哈哈,真了不起呢绿谷”“别吧,这还了不起吗?”“哈哈哈哈哈”

绿谷出久视为珍宝的笔记本,不知道什么时候被撕成了碎片,一笔一划记录下的hero档案连同自己成为英雄的小小梦想被撕的粉碎
所谓的英雄,是这样的吗?

“喂,小鬼,你也想成为hero吗?”

“谁?!”

绿谷...

占tag歉

由于最近期中考试所以暂时停更
然后因为心态有点爆炸所以emmmm
是预防针
如果周末调整的不错的话,大概下周会恢复更新吧
非常抱歉所以
要是有什么想要看的脑洞的话请留言给我
我会努力去写的[不被嫌弃的话]

© 是天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