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天真

产量低下文笔幼稚的某垃圾写手
沉迷死出无法自拔
最近文力消失低产期
目标是用玻璃渣填满贝加尔湖x

谎言 壹

“丹尼尔先生,姐姐她最近过的怎么样呢?”

金趴在大型的水缸边缘,双腿上露出的肌肤覆盖着一些蓝色的鳞片

丹尼尔坐在一旁的桌子边写检查报告

“秋啊,她最近挺好的哦,等她出差回来就能来见你了”

丹尼尔回过头来对金笑了笑

金开心了,高高兴兴潜回水缸里面,金银混杂的柔软发丝在水中看上去像烟雾一样散开

水缸有一面墙那么宽,高度则是从一楼的地面一直修建到二楼的地面上方,上方的水缸没有封顶,所以金能从那里伸出头来,而一楼部分的水缸则只能看见里面和外面,如果金想与人交流还是要到二楼去的

丹尼尔看着金游向一楼,回过头来面对桌子,眉间是化不开的忧愁

自从上次金与格瑞交谈过后,情况就开始恶化,对之前十分适用的蓝色溶液排斥了起来,双腿也渐渐长出了鱼鳞,目前能够长久待下去的只有海水

明明金的情绪波动没有达到临界点,但还是发生了这样的事,丹尼尔揉了揉眉心,继续处理报告


游到一楼的金打量着新的大厅,终于不再是一成不变的机械墙壁背景,这让少年十分雀跃,而不久就能见到姐姐的消息则是要让他炸了一样的高兴

白色的瓷面地板,往上,是红色的花纹,再往上,是一双黑色的鞋与白大褂的下摆

白大褂?金猛地一抬头,入眼的就是格瑞那一如既往地面瘫脸

“格瑞!”

金张口喊道,不过声音没有从他的嘴里传出,他只好游到水缸的玻璃壁上,双手扶住玻璃壁,对格瑞展出一个大大的笑容

格瑞紫色的眼眸中一片柔和,嘴角微微扬起,他伸出手,将手贴在透明玻璃壁上金的手的位置

“嗯,我在”


————

又是差不多纯发糖+划水的一期

下一篇准备准备码主线了

umm……比起舞姬金的那篇的话

这篇是主要更新的,那篇说不定我就弃了呢【smoke】【buni

更新时间不定:D

忘记打tag的我

评论
热度(11)

© 是天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