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天真

产量低下文笔幼稚的某垃圾写手
沉迷死出无法自拔
最近文力消失低产期
目标是用玻璃渣填满贝加尔湖x

[死出]夏末

窗外淅淅沥沥的雨,像是夏季在被秋季替代前最后的挣扎。
死柄木弔看向窗外细密的雨幕从屋檐上倾下,清冷的气息与水汽满溢的空气透过玻璃窗染进死柄木弔的房间,他并不讨厌下雨。无论是被雨点打湿的裤腿或衣摆,还是湿润到让人厌恶的空气都是拒绝出门的良好理由。
秋季与夏季开始替换,连绵不断的雨将大部分人拦在家中不愿出门。就连绿谷出久这样仿佛小太阳一样的人也只是兴致缺缺的坐在死柄木弔怀里看他一遍又一遍的通关游戏,身上的睡意简直要化作实体。
死柄木不喜欢过于明亮的光线,只是抱着绿谷出久坐在窗边借着那一点细散的亮打着游戏
绿谷出久柔软的绿色发丝蹭过死柄木弔的下巴,痒痒的,暖暖的。他低头看了看怀里那人,闭着眼睛靠在自己怀里睡觉,安静的睡颜看上去则是比平时充满决心的笑容要多上几分属于这个年龄段的稚嫩与天真
死柄木弔腾出右手轻轻揉了揉绿谷出久的后脑,暖暖的气息慰热死柄木一年四季都带着凉意的指尖。自从跟绿谷出久在一起后他就有了戴手套的习惯,即使平常接触绿谷出久他也会小心翼翼的防止误伤,但对他来说只要有一点可能误伤到绿谷出久的可能性就会不爽。来自别人的触碰都会让他感到不快,更何况来自自己的伤害。
浅浅睡去的绿谷出久动了动脑袋,有些不安稳,死柄木弔左手一抖差点把手中的游戏机摔下去。他挪开放在绿谷出久后脑上的手轻轻按在他的脊椎上,有丝丝凉意,秋天快要到了
死柄木看了看怀里睡着的人关闭游戏机发着荧光的屏幕随手甩在一边扯来一张毛毯裹在绿谷出久的身上。浅绿色的毛毯,有点像绿谷出久的发丝在阳光下微微透明的颜色,死柄木弔这么想着闭上眼睛。
雨细细碎碎从屋檐外落下敲打在地面上,夏意最后静默的在雨里消散离去

评论(2)
热度(39)

© 是天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