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天真

产量低下文笔幼稚的某垃圾写手
沉迷死出无法自拔
最近文力消失低产期
目标是用玻璃渣填满贝加尔湖x

[死出]七夕快乐

“……小久,起来了吗?”
丽日御茶子推开绿谷出久轻掩着的房门,静悄悄走到床边将被子猛地一掀
“惊喜——唉……唉????”
然而被子里连绿谷出久的影子都没有,只是用欧尔麦特的限量手办压着一张纸条
“急事出门,请假一天,抱歉。绿谷出久留”

今天一早经纪人便告诉他休息一天,绿谷出久一边仔细琢磨今天是什么日子一边倒在柔软的大床上打算再睡一个回笼觉。等他迷迷糊糊快要睡着的时候,床头柜上的手机却不停的叫了起来,是死柄木的电话
“……喂?弔君……?”绿谷出久接了电话揉着眼睛问电话那头的死柄木弔“嗯”死柄木弔一如既往的略带沙哑的嗓音让绿谷挣扎着打起了几分精神,要知道他与死柄木弔交往的事至今被掩盖的滴水不漏,除了渡我和御茶子以外根本没有别人知道。嗯?黑雾啊,黑雾可是麻麻一样的人物又怎么可能猜不到呢“我给你订了机票,黑雾马上会发到你手机上,收拾收拾,别带太多东西,我们晚上就回来”死柄木弔难得的一大串话砸的绿谷出久有些懵了,他花了好几秒时间理清这话的意思不安的开口“……弔君,是要去哪里”“去中国”“……??!!!”

最后绿谷出久还是匆匆留了个纸条就赶向机场,等上了飞机时他仍然不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只是无条件的信任死柄木弔。
绿谷出久陷进飞机柔软的沙发靠垫里,刚刚登机,还有一些位置空着,应该再过一会就会来了。绿谷出久正这么想着头顶便出现了一个人,他抬头去看,意外熟悉的黑色连帽衫,遮住大半脸的黑色口罩和……灰蓝色的干燥,卷发?
“弔——”
话还没有出口,死柄木弔就用一只手盖住了绿谷出久的嘴把他的话堵在了嘴里
绿谷出久回过神来,死柄木已经坐到了他边上的座位,黑色连帽衫和微长的灰蓝卷发遮住了他的眼睛,看不清神色。绿谷出久小声地询问
“……弔君,为什么要突然去中国啊”
对方沉寂许久没有回答,甚至动弹都没有动弹一下
“……弔君?”该不会是睡着了吧
绿谷这么想着轻轻拨开了死柄木的刘海,他双眼轻闭,眼眶底下明显的一片青灰,一看就是没睡好的样子,绿谷出久沉默数秒无奈的躺回椅子上闭上眼睛也开始补觉,一路无话
等到达中国已经是傍晚,两人并肩走在陌生的街道上,一言不发向着目的地走去
天渐渐的黑了,零星少许的几颗星星挂在天空中,绿谷出久和死柄木弔坐在沙滩边的岩石上,海浪拍打岩石发出响声又退回,突然平静的天空被一道光芒划开,在上升不久之后炸裂开来,那是一道绚烂缤纷的烟花
死柄木弔扭头看了看绿谷出久盯着烟花发呆的样子抓住了他的手
“七夕快乐,出久”
夜空中烟花愈发灿烂,几个小小的烟花也静静升空,炸裂开来
两人在烟花与星空下亲吻
“我爱你”“我也是”

*完全没写出来的明星pa
*后续,大概吧
*超超超超——迟来的七夕了,难过

评论(5)
热度(48)

© 是天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