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天真

产量低下文笔幼稚的某垃圾写手
沉迷死出无法自拔
最近文力消失低产期
目标是用玻璃渣填满贝加尔湖x

[死出]无法死亡

死柄木弔尝试着死亡
白色的药片和冰冷的水从食道进入胃,沉睡后迎来的并不是死亡而是三天三夜的沉睡与最后的苏醒
锋利的刀刃划开苍白肌肤切开鲜红肌肉,伴随着鲜血无节制的溢出迎来的并不是死亡而是在痛楚与寒冷中一遍遍昏迷醒来,直到手腕上伤口结出狰狞的痂
粗糙的麻绳勒住脖颈,踢开了脚底的板凳随后在挣扎中假死,又一次醒来,再次死去,明白这个方法也无法使自己死去便挣扎着用个性弄断了绳索。
死柄木弔对着镜子摩挲着自己脖颈上那一道紫红色的痕迹与被刻意留长的指甲刨出的一道道血痕。他还活着,还活在这个世界上
清晨冰冷的阳光拨开云雾投射在死柄木弔的身上,楼顶的风有点凉,死柄木弔希望自己死去,于是他向前跨了一步
高空坠落的失重感使心跳逐渐加快,他一头蓝灰色卷发在风中凌乱的飞舞,空气微凉
伴随着血花的炸裂温度渲染空气,死柄木弔在剧痛中失去了知觉,躯体支离破碎血花飞溅,可是他还是没能离开这个世界
只是在第二天从停尸间的床上坐起,就连身上黑色的连帽衫也没有丝毫损害,没有人对他从停尸间走出感到诧异,甚至有个小姑娘对他问了声早安
于是死柄木弔的生活又像以前一样,平平淡淡,不存在任何意义的融化在时间的洪流里
他的生活没有任何意义,像是被人安排好的一样,不带有任何波澜起伏,如同一潭死水,直到他遇见绿谷出久
那个如同太阳一样,为这冰冷的世界带来温度的人,单纯的从远处注视着他就能感觉到的温暖
于是死柄木弔一次又一次的,留了手,他不想杀死绿谷出久,至少,他不想
刀尖划开肌肤切开肌肉,刀锋在雪白的骨上摩擦发出令人牙酸的咯吱咯吱声,肺与气管的剧烈损伤,从口中传出的声音如同破烂风箱发出的哀鸣,青灰的手从他脸上落下
死柄木弔面对绿谷出久,胸口正中的刀锋挂着血丝闪着冰冷的光,被冻结的心脏从未如同此时一般温暖的跳动着
死柄木弔对绿谷出久露出了笑容,干涸嘴唇被动作拉扯撕开流出鲜血,他喜欢他,所以为他而死是没有关系的
死柄木弔的睫毛闪了闪,最后落下,再也不会睁开他那双赤红的眼眸
书页翻动合拢,故事的尾端,死柄木真是一个幸运至极的人,为什么呢?
因为啊……在心脏停止跳动的那一瞬间……
真正杀死他的,不是那把刀……
是那一句,满溢着惊恐与厌恶的
“Smash”

评论(2)
热度(54)

© 是天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