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天真

产量低下文笔幼稚的某垃圾写手
沉迷死出无法自拔
最近文力消失低产期
目标是用玻璃渣填满贝加尔湖x

[死出]还魂日

“……我回来啦”
刚结束晨跑的绿谷出久推开门走进房间,将手中的装着早餐的塑料袋放在桌子上,他回头看了看卧室门
“还没起床啊……弔君”
他无奈的笑了笑走进浴室脱下被汗水打湿的上衣,两条手臂突然从他身后伸出然后紧紧的把他抱在怀里,绿谷出久下意识的要反身就是一个smash轰过去
“喂喂,都这么久了还没习惯啊,出久”
回过头是熟悉的暗红眼眸,绿谷出久悄悄松了一口气随即换上生气的表情
“是弔君不对的哦!突然从后面被抱住肯定会吓到啊!”
死柄木弔抿了抿干燥的嘴唇然后用一个吻堵住了他接下来要说的话
在绿谷出久感到缺氧的时候他伸手猛地一推把那人推出门外然后关门反锁,一气呵成,他看着门上那个一动不动的黑影
“好啦,我还要洗澡呢,弔君不要打扰我!”
洗完澡已经将近中午,绿谷出久暗暗感叹着今天果然还是起晚了一边走向客厅,沙发上的死柄木看起来是在生闷气,可绿谷出久看到了桌上明显少了一半的早餐差点控制不住嘴角的弧度
“好啦,好啦,弔君又不是小孩子了,不准生闷气啦”
他伸手抱住了死柄木的脖子,对方理都没理他,嘴角垂着看上去真的像生气一样
绿谷出久笑了笑又低头在他嘴角亲了亲才安抚住自己跟小孩子一样的恋人
两人吃完可以说是中午饭的早饭出门散步,临近正午的阳光有些灼热,落在绿谷出久的深绿色卷发上,又落在了死柄木弔灰蓝色的头发上,死柄木弔的手悄悄碰了碰绿谷出久的手,对方又忍不住笑起来然后用右手握住了他的左手,小路上非常安静,几乎见不到行人,阳光把两人的影子描成一幅画
下午的时间两人各自做了些自己的事,然后一同午睡
夜晚降临,绿谷出久把锅里的咖喱盛出来浇在米饭上,死柄木弔已经坐在桌子边等着晚饭
雄英小区的夜晚也十分安静,夜幕上挂满繁星,绿谷出久趴在阳台的栏杆上抬头看圆满的月,今天是十五号
距离上一次接到任务已经过去了七天,现在的社会越发和平,犯罪变得越来越少,只要出现就可以说是比较危险的任务,但这对于现在的和平象征来说根本算不上什么
夜晚的风有些冷了,大概是秋天要到了,绿谷出久这么想着慢慢闭上了眼睛,他听见死柄木弔走到身后的声音
“……弔君?”他的声音有点哑了,可能是风吹的多了点?他没去在意自己的身体是否如此脆弱
“出久……”
绿谷出久突然转身用手按在他嘴唇上制止他的话语,他的手有点颤抖,比肤色深上几分的伤痕有点粗糙,但死柄木温柔而决绝的拿掉他的手
“绿谷出久,不要太难过……你要好好的,连着我的份活下去,好吗?”
绿谷出久闭上眼睛,泪水从两颊落下
桌上,碗碟对面的那份咖喱从来就没有人动过,原本的热量早就在夏末微凉的夜风中散尽,而卧室中属于死柄木的那张桌子也早就积了一层薄薄的灰
他明白的,死柄木弔早就死在了七天前死在了敌人自爆式的攻击下……
而今天,也只是由个性所创造的幻象,也只是所谓的……还魂日而已……

评论(5)
热度(46)

© 是天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