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天真

产量低下文笔幼稚的某垃圾写手
沉迷死出无法自拔
最近文力消失低产期
目标是用玻璃渣填满贝加尔湖x

[死出]伪更二连击

*伪更,伪更,伪更
*ooc属于我,美好属于死出
*完全没写出来的向导哨兵pa

窗外的天空漆黑一片看不见一丝光芒,细小的雨点声中传来了野兽嘶吼的声音

死柄木的怀里抱着他重伤的向导,他怀中那人鲜绿色的卷发已经失去了以往的光泽像一团枯草一样,胸腹处缠绕的大量绷带被血污粘成一团,他的胸膛微弱的起伏着,墨绿色的眼眸里残留的一点点光芒闪烁着就要熄灭

“……出久,出久”

死柄木弔用脸轻轻的去蹭了蹭绿谷出久干枯的发丝,他静静听着窗外的脚步声与嘶吼,仅剩的药物和补给摆放在绿谷出久伸手可及的地方

死柄木的赤色眼眸里满溢依赖与不舍,绿谷出久努力的去听,去看,但是他的耳边只有连绵不断的轰鸣,死柄木用带着单指手套的手抓住了绿谷出久布满伤疤的手,他依恋的用脸颊蹭了蹭绿谷的手,然后落下一个轻柔至极的吻

“出久,等我回来……我一定会回来……你要活下去,我一定会回来”

绿谷出久突然开始了剧烈的反抗,死柄木只是安静的紧紧握住他的手,看着他挣扎直至体力耗尽停止了动作

“……不…要,走……”

死柄木弔看见绿谷出久的泪水漫出了眼眶,沿着脸颊一路下滑,冰冷苦涩

死柄木轻轻的给了他一个吻,温柔至极,这是以往永远不会出现的,饱含永别之意的离别吻

然后死柄木将绿谷出久平放在床上,拿上武器推开了门,他没有回头

大雨连绵下了三天三夜,绿谷出久已经可以行走,窗外再也没有出现过野兽的嘶吼声,他没有办法离开这里,这样虚弱的模样哪怕被暴雨一淋就会感染重病死去

死柄木弔再也没有回来

但他只是静静的站在窗前看着外面漆黑的一切和暴雨倾盆,看着他和死柄木弔亲手栽种的花一支支凋谢死去,被雨水打落凌乱着飘散离去,他会跟他在一起的

他会的

评论(2)
热度(18)

© 是天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