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天真

产量低下文笔幼稚的某垃圾写手
沉迷死出无法自拔
最近文力消失低产期
目标是用玻璃渣填满贝加尔湖x

[死出]无名伪更(第二回x)

*设定是隐居的敌联合头目弔与无个性国中生出久的地下恋情[?]
*ooc有,文笔幼稚但美好属于死出
*只是单纯想看护妻的弔哥
*黑雾麻麻今天也在努力寻找离家出走跑去恋爱的头目少爷
*顺带一提新坑正在努力填……!已经六千多字了但是还剩三分之二,我会尽早填完的!

“喂——无个性,去给我买瓶饮料来”

那个将头发染成金黄的少年发动个性,伸长的手臂抓住了绿谷出久的后领把他勒倒在地

绿谷出久死死抓住自己的领子用力前扯才没有窒息,眼角的生理盐水滑下通红的脸颊和被勒出一条红痕的白皙脖颈

“哈哈哈,别这样啊”“有什么好担心的,无个性而已”“别这么说,至少人家也很努力嘛”“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耳边的嘲笑愈发刺耳穿破鼓膜狠狠切割着柔软的大脑

要是听不见就好了
什么都不用再担心了

——————

“……弔君”

死柄木弔站在绿谷出久的面前,纤细的双臂里怀抱着他的珍宝,他的爱人

“…弔君……”

绿谷出久抱住他的后背眼角泪水滑落打湿死柄木的黑色上衣,委屈,只在他面前展示的感情

“…出久?出久?”

死柄木愣了愣松开双手捧起面前少年的脸颊细细端详

“我弄疼你了吗?出久?出久……”

死柄木吻去绿谷出久面上泪珠,惊慌失措的样子反而让绿谷的心情好了一些

“没事了,没事了……”

少年抬起头看向他的恋人,白皙脖颈上细细的鲜红勒痕暴露在空气中

在他没有看见的地方死柄木的赤色双眼渐渐布满黑色漩涡,但现在他只是安静的抱紧了他的恋人

“……怎么了吗?弔君”
“没怎么……”

——————

“…今日早晨有一位居民在居民楼小巷里发现一名国中生的尸体,尸体上布满灰尘与伤痕,死因是失血过多…………请诸位市民注意人身安全,不要在没有摄像的地方徘徊……”

死柄木赤红的眼眸盯着电视屏幕阴霾渐渐散去

—滴—

他拿起遥控器关掉电视回头看看桌上热乎的早餐起身走到绿谷出久门前敲了敲门

“起床了哦出久,要上学了”

评论(2)
热度(50)

© 是天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