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天真

产量低下文笔幼稚的某垃圾写手
沉迷死出无法自拔
最近文力消失低产期
目标是用玻璃渣填满贝加尔湖x

我的邻居,青赫千岛先生,今天结婚了

他的恋人据说是一位艺术家,一头及肩金发在白炽灯下格外耀眼

千岛先生难得盘起了他那柔顺却黯淡无光的奶白金色及腰长发,微微透明的洁白头纱披在他的头顶,层层叠叠地从后腰往下蔓延而去,像雪白的浪花落在他纤瘦的脊背,落在后腰,落在裙摆上

他的面容精致美好,恰到好处的苍白。身上的婚纱由新郎亲自挑选,尺寸恰到好处,露出他的锁骨与白皙圆润的肩。层层叠叠镶着荷叶边的纯白裙摆,甚至头顶的那朵带着露水的白色玫瑰,无一不是精心安排过的

现在无论是谁,在看见千岛先生的第一眼都会认为他是位过于清秀的女子了吧

千岛先生本就拥有着一张美丽的脸庞,长长的睫毛,恰到好处的精致就像清晨玫瑰花瓣边缘那几点露珠一样

我站在人群里踮起脚看向那位盛装出席的新娘,手里的高脚杯只被允许注入果汁

不知道为什么,正在以一副洋溢着幸福的笑脸迎接宾客的千岛先生像是感受到了我的视线一般将目光投往这边,他美丽的灰青色眼眸满是温柔的笑意,一如我们第一次见面那般

他的目光与我对上,他和蔼的朝我笑了笑,然后露出一个有点耀眼的微笑,违反他一向低调的风格

如同他这般美丽的人,本身的存在就是一种高调了吧,我想

千岛先生回头看了看周围,然后极快的转过头来对我做了几个口型,带着洁白手套的纤细手指伸出两根来,放在左右嘴角上方虚虚上划,他也做出一个笑容

他说,“不要怕”

婚礼开始了,千岛先生的手臂搭在新郎的臂弯,脸上是一如既往温柔的笑意

然后,苍白的千岛先生被染红了

他的头颅被齐齐斩断,美丽的面容上是一如既往的温柔祥和

那足以被称之为珍宝的头颅在空中翻转了几圈落到洁白的地毯上,被生命的象征染红一片

千岛先生依然保持着笑脸,他的面容正朝我的方向,从未有过高光的美丽的灰青色双眸满溢着笑意对上我的视线,被血液染成鲜红的双唇微启

千岛先生对我说,“不要怕”

我想起千岛先生的那个动作,放下高脚杯,伸出两根食指,指尖在嘴角虚虚上划,然后我也随之做出一个微笑

我说,“不要怕”

评论
热度(5)

© 是天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