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天真

产量低下文笔幼稚的某垃圾写手
沉迷死出无法自拔
最近文力消失低产期
目标是用玻璃渣填满贝加尔湖x

[死出]屋檐下②

*死出与敌联合同居日常
*英雄与敌联合和平时期
*ooc属于我美好属于死出
*大家嚎我回来填坑辣

死柄木坐在他和绿谷出久一起在家具店里挑选的白色餐桌上单手敲着平板吃完了早餐,黑雾擦完了盘子下楼继续营业小酒吧,荼毘正拖着渡我被身子的领子向门口走去

“我们出发啦——”

渡我被荼毘拖向门口,笑出两颗小虎牙,故意拖长了尾音同时用褐色小皮鞋的后跟摩擦着地面减缓了拖行的速度,然后被荼毘毫不留情的用空着的另一只手敲了个爆栗

“闭嘴臭小鬼,你已经迟到了”

“荼荼好——凶——哦——”

死柄木弔靠在椅背上听着荼毘和渡我被身子的脚步声慢慢远去,空荡的房间弥漫起略带凉意的清冷气息,他端起仍然冒着热气的加奶咖啡抿...

[死出]春初

冬去,春来

断断续续又连绵不绝的雨,化成丝缕降落到人
间,融去了寒冬里万里江山的雪

于是人间就又过去一年

绿谷出久和死柄木弔的故事仍旧没有结束,他们
十指相扣步入如画卷铺展开的世界,又化为一道道色彩渲染在里面,一年又一年

也许他们还会经历如何的苦痛,如何的快乐,但春天的雨依旧会从云端落下,会融去寒冬积雪,融去人间喜怒哀乐,融去对立面的两人,融去一切,然后化为透明的涟漪又奔向不息的忘川,直到有人再次取回被融去的记忆,又一次从云端落到人间,被细密连绵的春雨融去,轮回百转终究不息

他会和他一直在一起,因为他们彼此相爱

他们会走过一场场战斗,走过一次次成长,在合适的时间,合适的地点,遇到彼此,...

[死出]无名伪更(第二回x)

*设定是隐居的敌联合头目弔与无个性国中生出久的地下恋情[?]
*ooc有,文笔幼稚但美好属于死出
*只是单纯想看护妻的弔哥
*黑雾麻麻今天也在努力寻找离家出走跑去恋爱的头目少爷
*顺带一提新坑正在努力填……!已经六千多字了但是还剩三分之二,我会尽早填完的!

“喂——无个性,去给我买瓶饮料来”

那个将头发染成金黄的少年发动个性,伸长的手臂抓住了绿谷出久的后领把他勒倒在地

绿谷出久死死抓住自己的领子用力前扯才没有窒息,眼角的生理盐水滑下通红的脸颊和被勒出一条红痕的白皙脖颈

“哈哈哈,别这样啊”“有什么好担心的,无个性而已”“别这么说,至少人家也很努力嘛”“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耳边的嘲笑愈...

[死出]贼船与死出(并不是死出贼船)

日本的冬天也很快就降临了
我把围巾向上扯了扯,对着橱窗里那一大袋的暖宝宝神游
“话说回来,贼船的暖宝宝也快用完了,再买点回去好了”
我捏了捏鼓鼓的钱包,眼神却被橱窗里正在播放的电视吸引
22号了,还有两天就要到圣诞节了,贼船里最近没有任务的大家早就从各种地方翻出自己的私房钱凑钱买了一颗圣诞树回来
是的,一颗,松树。
是只有十年树龄的松树,放在公寓里刚好能塞下
“……据警方传来的最新情报,敌联合首领死柄木弔已经脱离警方的追捕……请各位出门在外多加注意安全”
一个有着绿色卷发的少年从橱窗前走过,手里拎着一大袋东西,他好像正在打电话
“我马上就要到啦,你下来接我吗……嗯,礼物也买好了哦……什么啦,都这么大了不要撒娇啦...

[死出]他与他,为敌之前

好吵

“喂喂,开玩笑的吧,真的啊?”“哈?本来就没有骗人的机会吧喂”“反正他本来就是那个啊”“那个?”“哈哈哈,你不知道吗”

他们的面容在灯光下扭曲,可憎的笑容如同包裹在恶意的火焰之中一样灼烧着绿谷出久的心脏

“deku他啊,是无个性呢”
最亲近熟悉之人的话语,犹如只只利箭刺穿绿谷出久的心脏,鲜血淋漓

“哈哈哈哈”“哈哈哈,真了不起呢绿谷”“别吧,这还了不起吗?”“哈哈哈哈哈”

绿谷出久视为珍宝的笔记本,不知道什么时候被撕成了碎片,一笔一划记录下的hero档案连同自己成为英雄的小小梦想被撕的粉碎
所谓的英雄,是这样的吗?

“喂,小鬼,你也想成为hero吗?”

“谁?!”

绿谷...

[死出]伪更二连击

*伪更,伪更,伪更
*ooc属于我,美好属于死出
*完全没写出来的向导哨兵pa

窗外的天空漆黑一片看不见一丝光芒,细小的雨点声中传来了野兽嘶吼的声音

死柄木的怀里抱着他重伤的向导,他怀中那人鲜绿色的卷发已经失去了以往的光泽像一团枯草一样,胸腹处缠绕的大量绷带被血污粘成一团,他的胸膛微弱的起伏着,墨绿色的眼眸里残留的一点点光芒闪烁着就要熄灭

“……出久,出久”

死柄木弔用脸轻轻的去蹭了蹭绿谷出久干枯的发丝,他静静听着窗外的脚步声与嘶吼,仅剩的药物和补给摆放在绿谷出久伸手可及的地方

死柄木的赤色眼眸里满溢依赖与不舍,绿谷出久努力的去听,去看,但是他的耳边只有连绵不断的轰鸣,死柄木用带着单指手...

[死出]屋檐下①

夏日的末尾踩着淅淅沥沥的雨点离去了
秋日特有的清冷气息蔓延在空气里

早晨6:30

绿谷出久睁开眼从床上坐了起来,他低头看了看依旧沉睡着的死柄木弔,看着他乱糟糟的灰蓝色卷发披散在洁白的枕头上,看着他弯曲的黑色睫毛与眼皮底下的淡淡青灰,最后看了看他搭在自己腰上的手臂,清晰的占有欲

绿谷小心翼翼的把死柄木的手臂抬起来,放下去,用被子把他盖好免得在降温的这个日子里感冒

早晨7:00

绿谷出久把死柄木的书桌收拾干净去厨房做早饭

“弔君怕苦要加牛奶和糖……渡我小姐不喜欢咖啡,准备牛奶好了,荼毘先生的话就普通的咖啡就可以了……”

绿谷出久一边碎碎念一边将众人的早餐准备好,黑雾站在边上欣慰的点点头...

深渊海底之光㈡

*人鱼pa
*死出,短小,ooc

“深海的世界一片漆黑没有任何光芒”

死柄木弔面前的人鱼沉默了,缓缓的低下头去
“……我知道啊,可是我必须上岸”
绿谷出久转头去看悬挂在海面上方的月亮,他指着月圆

“这是我与他约定的日子,如果我能够在今天成功上岸,我就能得到他的认可,然后……”

人鱼突然噤了声,把手收回来,垂着头看起来有点低落

“反正我必须上岸……”

死柄木弔看了看人鱼脸上的鳞片,沉默着挪动一下位置让自己坐的更舒服一点

“人鱼,给我讲讲深海的故事吧”

绿谷出久愣了愣,扭头看看死柄木突然露出一个微笑,他说

“好啊”

死柄木弔坐在岩石上听拥有温柔绿色眼眸的人鱼将深海海底的故事讲述

“...

[死出]命运与线

死柄木单膝跪在废墟中的那块石板上,他握着绿谷出久的手,赤色眼眸里的认真和紧张就连平时出任务也未曾见过
他轻轻的握着绿谷出久的手却又像是手中握了一整个宇宙,无数的感情哽在咽喉拼命上涌使他更加说不出话来
“……嫁给我吧,出久”
绿谷出久看着死柄木脸上罕见的紧张表情,顿了许久未曾开口,这让死柄木的心被悬上高崖,只要面前那人开口说出的是拒绝就会从悬崖上落下,摔得粉身碎骨
“……嗯,我愿意”
无论之前有多紧张到了现在便是无尽的喜悦,死柄木弔的手有些颤抖的将指环套进绿谷出久的无名指,这意味着他们的爱情,诞生在末世的爱情,终于被彼此接受肯定
他们在废墟之中接吻,交换彼此积攒已久的爱意
两人的命运就这样交织在一起,从现在开...

[死出]深渊海底之光㈠

*人类科学家弔×深海人鱼久
*甜和刀属于死出,ooc属于我
*4给丫蛋爹滴生贺

死柄木弔弯腰拿出售卖机里哐当掉下来的可乐然后直起腰来,他把可乐举起来,罐身上的冷气往外扩散着,是一罐冰冻过的可乐

秋季的夜风已经微凉,吹凉死柄木弔露出的小半截手臂与小腿,他也没管脏不脏随意的坐在了沙滩边一块岩石上,略带腥涩气息的海风把他的白色大褂和灰蓝短发吹的凌乱翻飞,海浪向前猛扑狠狠地砸在岩石上然后化作万千水雾滴滴答答又落回海里,

夜幕里的繁星闪烁着,今晚的天气非常不错
关于这个阶段的研究已经做的差不多,只是为了验证自己的推论,还需要一些模型,当然,有活体材料会更棒,虽然这不大可能,要知道唯一的一个活...

12

© 是天真 | Powered by LOFTER